欢迎来到南京艺术学院——双馨网

【闳约大讲坛】杜泽逊:闵子骞和颜回——从一幅汉画像石谈起

来源:双馨网发布时间:2017-11-30浏览次数:13

2017年11月28日晚,应我校邀请,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杜泽逊教授做客“闳约大讲坛”,他以“闵子骞和颜回——从一幅汉画像石谈起”为题进行了一场妙趣横生的讲座。人文学院院长沈义贞教授做了开场致辞,并简要介绍了杜泽逊教授的学术成就。

杜泽逊教授以《二十四孝》中“鞭打芦花”的故事作为引出性话题,并就故事的起源进行探讨。从东汉山东嘉祥县武梁祠西壁汉画像石第三层题字“(右)子骞后母弟,子骞父;(左)闵子骞与後母居。爱有偏移,子骞衣寒,御车失椎。”中记载的闵子骞衣寒而御车失椎的故事开始讲起,杜泽逊教授指出,其中记载甚少,有极大的想象空间,而闵子骞作为孔子的学生,在《论语》及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中总有涉及,并据此进行例证,《论语·先进》中仅有“子曰:‘孝哉闵子骞!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’”的记载,却无事迹,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中记载亦是如此,无法找到有关“鞭打芦花”的记载。直至唐代欧阳询《艺文类聚》卷二十引西汉刘向《说苑》中的记载可与汉画像石相对应。而五代李瀚《蒙求集注》中记载中出现许多新现象,皆表明故事已被完善化。宋李昉《太平预览》卷第三十四引《孝子传》中又出现了“父怒笞之”的新现象,而《孝子传》早于宋代,体现出其中的过程性。元代郭居敬编录的《二十四孝》有题为“芦衣顺母”的章节,较为精炼的吸收了前期的要素,但仍未出现“鞭打芦花”这一情节,杜教授随后发现清中期史梦兰有书名曰《鞭打芦花》,但这个故事真正普及是在民国后期至新中国初期这一时段。关于起源,杜教授认为出现在明戏曲中。杜教授通过对“鞭打芦花”这一故事的来源及发展的探索,指出中国的民间传说都有发展的过程,不断被完善,而我们应该高度重视原始资料——画像石、砖。

接下来,杜教授就《吕氏春秋·审分览·任数》中关于颜回及孔子的记载,谈及讲座的第二个人物——颜回,并详细解说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和《论语》中相关记载对其品德才干进行探寻,指出颜回的非凡才华和勇气及其在孔子心中的不二地位。并对“好学”进行了探讨,指出孔子谓“学”不止是学问,更是实践层面,如人格的锤炼和能力的提高。而就《论语·学而》中的“贤贤易色”,赞同杨树达先生的观点,从《论语·子罕》及《论语·卫灵公》中的“好德如好色”,进行解释。但对于孔子言论中的“排他性”,杜泽逊教授谈及“教育学”和师生关系非直来直去,应从中获得经验,全面教育,全面发展。

最后,人文学院副院长李安源副教授对本场讲座进行了学术总结。他指出,杜先生对于史料的运用是“溯源”式的古史辨派传统,他告诫全场同学,做学问时,对于一手文献的版本选用应注重其权威性。其次,对于颜回和孔子的关系,孔子的“排他性”言论,其实来源于其对人才培养上的一贯观念,即“唯上智与下愚不移”,而这恰恰反映了孔子独特的个性。其后的三十分钟里,多位学生与杜教授进行了提问互动,杜教授对于古籍运用、笔谈类书侧重、书本校勘和学术思维提升等问题逐一进行了耐心解答。(文:居佳琪 图:苟亚娟 蒋云柯)


2002-2016 中共南京艺术学院委员会 宣传部 版权所有 © 江苏省南京市北京西路74号
Copyright © 2014 Nanjing University Of the Arts &nbsp Powered by 信息化建设管理中心

苏ICP备05007126